<th id="hvnv5"><i id="hvnv5"><noframes id="hvnv5">
<noframes id="hvnv5"><progress id="hvnv5"><dl id="hvnv5"></dl></progress>
<cite id="hvnv5"></cite>
<progress id="hvnv5"><dl id="hvnv5"><address id="hvnv5"></address></dl></progress>
<cite id="hvnv5"><span id="hvnv5"></span></cite>
<var id="hvnv5"></var>
<cite id="hvnv5"></cite><ins id="hvnv5"><span id="hvnv5"></span></ins><cite id="hvnv5"><video id="hvnv5"></video></cite>

穿越 SaaS 20年

崔強 牛透社 2019-03-11 14:00:57

前言

在準備這個專題的時候,中國的SaaS正處于一個分水嶺,原本行業里打拼的廠商大致分兩類:一類是以2011年前后創業的企業,通過9年的發展,從零開始,一個客戶一個客戶地服務漸漸站穩腳跟;另一類是傳統管理軟件轉型而來的企業,他們擁有完整的產品、營銷、渠道和交付體系。

此外,還有一類企業,他們在經歷了與友商一起培育市場和競爭的過程中,突然發現互聯網企業的侵入,從而出現了第三類公司,就是ToC互聯網向ToB的延伸。ToC和ToB界限的進一步模糊,導致本來擁擠的企業服務市場瞬間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從ASP說起

在國內如果把ASP算作SaaS的前身,那么,要盤點的這個時代就已經過了20個年頭。其實,不論是ASP還是SaaS,它們都是從企業軟件領域切入,以此出發走向了別的領域。ASP當時只是一個過渡技術和形態,很快就被SaaS所替代了。

這里有個笑話,ASP、SAP和SPA在當時有點傻傻分不清楚,直到2003年才能很清晰地分辨。而ASP當時很多認知里是一種網站開發的程序,后來被風行的php代替,這也是對ASP的早期認識。

然而,上面所說的ASP是Active Server Pages(活動服務器網頁)和這里要談的ASP并不是一個東東,這里所說的ASP是 Application Service Provider(應用服務提供商)。它是為用戶提供配置、租賃和管理,基于因特網產業而生的一種服務模式。

就像 Salesforce 的創始人貝尼奧夫度假時在海灘上暢想的一樣,通過ASP讓軟件交付做到像亞馬遜交易商品一樣簡單。但是,ASP依然有其受限的地方,雖然是以網絡的方式提供服務,但是每家企業用戶是單獨的一套代碼部署,單獨的數據庫,企業客戶全部維護起來的難度極大。

在當時,國內關注ASP模式的服務商也有,但是極少,一是對模式的質疑,二是當時網絡等基礎環境的不完善,這也造成了ASP在國內的曇花一現。而在國外,風靡一時的ASP很快被后來的SaaS取代。

SaaS的三段進化

以20年的時間來看,這個時代可以切成三段:

第一段:1999年-2005年,ASP 時代軟件服務化。

這個階段只能稱之為軟件的互聯網化,只是提供服務的方式在線化,算是萌動期。

2000年前后,國內網絡的普及還處于相當早期,北上廣深杭的網絡也只是起步階段,現在依稀記得吱啦啦的撥號上網,以及兩根ADSL合起來達到256K的網速,那時已經覺得快的不得了,可見當時企業上網還是件“奢侈”的事,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軟件網絡化的進程可想而知。沒有ASP生長和運營的基礎環境,這個階段的ASP或者SaaS都只能在“實驗里”徘徊,并沒有被企業認知,充其量是軟件廠商的自嗨;

第二段:2006年-2011年,2008年云計算明確了 SaaS、PaaS 和 IaaS 的三層框架。

記得當時寫過一篇文章《云計算是不是SaaS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第一波SaaS創業者面對“是放棄,還是堅持”的時候,云計算的出現讓他們看到了希望,這個階段算是SaaS 初期。

2008年算是云計算進入中國的一年,到現在已有11年,那時各地在建“云農場”、“云基地”等。阿里云2009年成立,也標志著中國運行云的基礎環境逐步完善。3G和移動終端的普及,也讓云變得唾手可得;

第三段:2011年-2019年,資本加盟。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SaaS 迎來了第二個發展黃金期,資本市場開始關注 SaaS 市場,互聯網巨頭也發力 SaaS 市場,這個時期算是發展期。

從2011年之后出現了大量的SaaS創業項目,它們的出現也帶動著互聯網企業的發展。經歷了這個階段的人都知道,2014年之后資本的涌入讓整個行業變得極其浮躁,很多項目被搶投,資本跟風嚴重。2017年資本變得理性,大量資本由跟進變成觀望狀態。SaaS企業的融資變得困難,這時創業者才逐漸從關注估值回到關注價值本身。

這三個階段里出現了太多的SaaS廠商,也出現了太多的偽SaaS廠商,他們對行業的發展都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人,60后、70后、80后、90后

這20年里在SaaS產業推動上,有幾類人是必須關注的。我試圖用60、70、80、90幾個年代來盤點幾個代表性的人物,通過他們再捋一捋行業。

blob.png

60后代表:王文京(用友 創始人)

王文京應該是國內最早一批關注ASP的人,1999年中國正處于互聯網“熱”的時間點,新浪、搜狐……等一大批互聯網公司的出現,整個中關村大街上、公交站牌上、公交車身上隨處可見各大互聯網公司的巨幅廣告,北上廣就像被打了一針“奮興劑”,陷入了一場互聯網狂歡,那架式堪比前兩年的“雙創”。

當時用友正處于上市之前,也開始了從財務軟件向管理軟件的轉型期。互聯網的出現也讓王文京倍感焦慮,1999年11月,美國的COMDEX,那一屆的ASP是大會的主角, 王文京讀透了ASP的精髓。此后用友也開始了第一次觸云,才有了后來的偉庫網。

而此后的20年里,用友也一直沒有放棄轉云的夢想,王文京算是從傳統管理軟件走向云端的代表性人物。

blob.png

70后代表:羅旭(紛享銷客 創始人)

羅旭的闖入給整個行業帶來一股新鮮的力量,也讓很多傳統的ToB創業者感受到另類和不適。

2012年Yammer被微軟以12億美金收購,這個收購事件徹底點燃了中國SaaS人的創業熱情。而大家對羅旭的認識更多是超強的資本運作能力和彪悍的ToC打法。紛享戰略幾經調整,現在依然能夠保持在CRM第一陣營,感慨他的執行力。

羅旭完全是個外來者,毫無行業背景,也正是因為沒有行業背景,他不按套路出牌變得可以理解。現在回歸ToB打法的羅旭并不甘心,有一次聊天,他說,ToB一定可以玩不一樣的運營方式,只是時間點還不到。

blob.png

70后代表:無招(釘釘 CEO)

釘釘出自來往,在來往團隊解散的最后一刻,無招決定做一款企業IM,之后才有了釘釘。一次MINI創業營上李善友教授講“來往死了,但來往的遺腹子釘釘成了”。阿里進軍企業服務市場,也推動整個SaaS市場提升了一個級別。巨大的品牌效應,巨大的廣告投入,瘋子一樣的無招帶著他的釘釘“瘋人院”強行“插隊企業級市場”。同時進入的還有另一個巨頭——微信,從企業號到企業微信,再到兩者的整合,企業微信也強勢殺入。那一年是2014年,是整個企業服務資本開始狂熱的一年。

2017年,我連續拜訪了國內頭部的幾家協同OA廠商的董事長,聊到一個話題就是釘釘對企業市場用戶的教育,他們覺得應該感謝釘釘,至少它讓老板認可了移動辦公這件事。

blob.png

80后代表:白鴉(有贊創始人)

經歷了百度、阿里,卻無限接近了騰訊,有贊早期的名字叫口袋通,后來變更為有贊。有贊作為他的第三個創業項目,從創立到上市,用時5年,他算是國內SaaS第一個沖擊上市成功的創業者。這個切交易的SaaS平臺的率先上市,也讓眾多做管理的SaaS軟件羨慕不已。離錢近還是有優勢,可謂“近水樓臺先得月”。

blob.png

90后代表:齊俊元(Teambition 創始人)

90年的齊俊元,少年老成,做事極其低調。Teambition是他第二個創業項目,目前Teambition已經被阿里收購。坊間傳聞是現金+阿里股票的方式。齊俊元算是原生的互聯網居民,他對SaaS,對產品,對客戶的理解和別的年代的創業完全不同。2016年崔牛會在上海做企業互聯網大會,我策劃了一個60、70、80、90對SaaS的理解和認知,他新穎的觀點讓與會的人眼前一亮。

在這20年里還有很多推動者值得我們去盤點,列出上面的幾位是因為他們代表不同的年代,代表著不同的類型。

事,你應該記住的時間節點

去年崔牛會的年度大趴“2018中國企業互聯網CEO峰會”上,我們整理了SaaS 15年的大事記,里面羅列了這些年發生的重要事件,而這些事件每一個都有其背后的故事,如果把時間拉長到20年,那可講的事又會增加不少。

我從中選取了幾個里程牌的事件來作簡單回顧:

blob.png

1999年用友偉庫誕生。之前寫過一篇文章《3.0的用友,2019年會突破百億嗎?》里面講了這段故事。用友偉庫品牌最后雖然消失,但是他的出現標志著中國企業軟件廠商對新模式的探索和嘗試;

2004年XTools和八百客的創建,中國出現軟件在線租賃模式產品,并進入商用,初步方案驗證了市場的存在以及客戶的接受度。那一年Salesforce在美國上市;

2007年1月8日,阿里軟件成立,標志著阿里進軍企業軟件市場,他們想從前段商鋪營銷端向后端管理端延伸,從營銷到管理,提供商戶全流程管理,并且數據實時在線;

2010年10月,阿里軟件關閉,阿里不再看好SaaS模式。關閉之后眾說紛紜,也有人評論阿里并無此基因,而此后的一到兩年里,卻是中國第二波SaaS創業的開始;

2014年,對SaaS來講是重要的一年,百度李彥宏說企業級軟件是未來趨勢,微信推出企業號、阿里推出釘釘。互聯網巨頭齊聚企業軟件市場,給2015-2016年企業服務市場資本的狂歡埋下伏筆;

2016年,美團和二維火之爭。原本處于兩個“平行宇宙”的兩家公司,突然爆發戰爭。二維火創始人深夜發朋友圈怒懟美團逼迫商家二選一。此事的爆發也標志著,互聯網企業從營銷前端走向管理后端,而企業軟件公司正從管理后端走向營銷前端,兩者在支付端開始刺刀見紅,ToC和ToB的邊界變得模糊;

2018年4月16日,浪潮和Odoo成立合資公司,推出基于微服務架構的開源ERP產品——PS Cloud。它將提供涵蓋協同研發、產業鏈協同、智能制造、財務共享、人力資源管理、數字營銷等10000多個應用,為中小企業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全力打造中小企業SaaS服務新引擎。浪潮和Odoo的合資也標志著國外SaaS供應商落地中國的案例出現。

企業服務到底有沒有春天?

春天播種夢想,秋天收獲希望。

有人戲稱“ToB行業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很骨感”。那企業服務里到底有沒有春天呢?這個話題討論過不止一次。

1999年互聯網來了,行業喧囂的春天來了,ASP將成就下一代軟件。結果曇花一現;

2008年云計算來了,企業軟件的春天來了,但是11年過去了……

之前調侃,企業軟件的春天一直未曾來過,2015-2016年的資本熱充其量也只算是一個暖冬。對于外部環境而言,每一次經濟下行會給企業軟件市場帶來機會,歷次經濟危機過后,都誕生了許多偉大的公司;巨頭的推動效應也加速了企業對企業軟件的認知,縮短教育市場的周期。但是,現在的SaaS市場已經不再只是企業軟件了,企業服務的興起會給行業帶來不小的變化。

從創業者本身而言,過去更關注估值,而非客戶價值。關注估值是浮躁的,很難讓創業者回歸初心。在企業服務市場,時刻關注客戶價值才有可能看到春天。

2018年組織崔牛會新一年企業服務CEO峰會時選擇主題時頗費了一番功夫,最終我們定為“回歸 · 突破”,我們相信企業服務一定會迎來春天。“相信”源于幾個方面:

01

資本回歸理性

回歸理性會導致輸血速度的放緩,會更關注企業服務的本質,產品、商業模式和價值,而非一味追逐概念。“瘋”過一陣的投資人也反應過來,企業服務領域需要概念,但不能僅僅只有概念。

然而資本投入的不足也是不爭的事實,劣幣的進入和退出讓投資人恐懼的同時,也放慢了加注投資企業市場的腳步——看的多投的少,或者出現了只看不投的現象。

從去年來看兩個熱點行業:一是人力資源,人力資源拿到大量的資本會和經濟下行有很大的關系,企業開始精細地管理人了;二是財稅SaaS,這和政策的收緊有直接關系,在企業合規剛需推動下,財稅火了。

02

用戶成熟

去年崔牛會幫幾個大型企業做了類似產品選型的活動,參與的全部是SaaS廠商。企業其實是有明確的需求,愿意使用產品優秀的SaaS,并且愿意支付相應的費用。

現在依然可以看到種種零元中標,一元中標,無疑是搶地盤占位,但是越來越多的客戶愿意為真正有價值的產品買單。

03

廠商日漸成熟

在傳統軟件時代,國內的產品形成幾乎都經歷了先項目后產品的路子,從項目中打磨產品,然后再產品化,走向市場再規模化交付。

而在SaaS時代,廠商比較在意研發出好的產品,所謂好的產品就是價值明確,才能走向市場。之前因為信息不對稱造成了諸多問題,而當下隨著信息越來越對稱,反推廠商必須重視研發,重視交付,重視價值本身。

寫在最后,也是寫在開始,從ASP開始之后的20年里,有很多值得盤點的人和事,文中只是提到了幾個節點性的人物和事件,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專題來回顧這20年間發生的變遷。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