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vnv5"><i id="hvnv5"><noframes id="hvnv5">
<noframes id="hvnv5"><progress id="hvnv5"><dl id="hvnv5"></dl></progress>
<cite id="hvnv5"></cite>
<progress id="hvnv5"><dl id="hvnv5"><address id="hvnv5"></address></dl></progress>
<cite id="hvnv5"><span id="hvnv5"></span></cite>
<var id="hvnv5"></var>
<cite id="hvnv5"></cite><ins id="hvnv5"><span id="hvnv5"></span></ins><cite id="hvnv5"><video id="hvnv5"></video></cite>

屌絲版:我的產業互聯網觀

張帆 思維濃湯 2019-03-12 17:56:32

前幾天,看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研究員“王建平:我的產業互聯網觀”,被深深的教育了一番。

這種感覺有點像幾年前初讀宋華教授的《供應鏈金融》,看完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句話里,每個字都認識,放在一起不知道在說什么。

blob.png

圖片來源:思維濃湯

當然也需要可以拿出去的正統說辭,但是唬人就不好了耶。

在產業互聯網里折騰了不少年,學到的一個重要的邏輯是“用戶思維”,來搞個屌絲版的44。

產業互聯網

《我的產業互聯網觀》中定義是:

產業互聯網是以新一代信息通信網絡為基礎,以云平臺構建的線上資源池為載體,以模式協同創新為核心理念,以數據為核心價值,集聚產業鏈上下游的生產要素資源,實現產業互聯、平臺融合、企業協同、要素融通,進而面向產業生態鏈、供應鏈的各類產業用戶,提供生產全要素、制造全流程、企業全生命周期服務的產業協同互聯生態網絡。

上述的定義,闡明了產業互聯網的基本內涵:

產業互聯網以新技術為驅動實現融合創新,以開放互聯網絡為基礎實現互聯互通,以平臺為載體實現要素資源整合,以數據為核心創造商業價值,以資本為紐帶實現快速擴展,以模式創新為核心實現產業賦能。

屌絲版本定義是:

(狹義)產業互聯網是服務產業企業流通效率的互聯網。

流通包括,生產原料的流通和可消費商品的流通。可用B2B2C可以充分的表達模式的基本邏輯。

blob.png

圖片來源:思維濃湯

產業互聯網服務,可分為模式創新和基礎設施建設兩個方面。

模式創新包括信息模式、交易模式、物流服務模式、融資模式;基礎設施建設,包括企業內部及企業間的信息化、科技為手段的各類工具、供應鏈基礎交付能力建設等方面。

產業互聯網的廣義范疇太廣,所有為產業服務的互聯網都可以定義為產業互聯網,在此不去做細糾。有不同觀點的歡迎留言討論。

從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

早在2013年底,騰訊提出互聯網+的概念。馬化騰去國家發改委演講,向主任、各司局局長、處長將近600人,講用互聯網去“+”傳統的各行各業。

2015年兩會前,馬化騰受邀向政府智庫提交了“互聯網+”的意見。這個概念被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

一時間所有人都在說2C的流量即將到頂,不好做了,要開始2B了。賦能、顛覆,仿佛新的大革命已然來臨,正大刀闊斧重組產業生態。

產業中,早期以撮合、自營等模式切入交易型B2B出現,更是引領了一波風口。

但是隨著B2B探索前進,很多相反的聲音出現。互聯網當主角,傳統行業不服氣,說“我+你還差不多” 。更有產業憂慮,雖然生意越來越難做,但開門歡迎互聯網,下場會不會是把自個兒顛覆了?

行至深水區,許多產業的核心邏輯互聯網公司不懂,產業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命脈交到別人手上。

幾乎所有互聯網科技公司都在被社會輿論挑戰,要怪就怪“平臺”、“顛覆”,“平臺整合產業用戶、顛覆傳統行業,讓產業人沒飯吃”,這不是真正的創新。

blob.png

圖片來源:思維濃湯

2019年3月5日,全國人大代表、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提出了《關于加快發展產業互聯網 促進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建議》,獻策發展產業互聯網,促進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

騰訊想的已經比較清楚,面對復雜的產業格局,產業互聯網應該把自己定位為助手,給產業補充能力。不管在醫療、汽車、工業、零售上,互聯網的機會恰恰在顛覆的反面——“把技術分享出來,讓所有伙伴參與”,“好的科技公司要為科技平民化做更多貢獻”。

過去各行各業警惕著互聯網巨頭,而今也“逐漸想通”,紛紛敞開大門:讓互聯網企業進來,但產業仍是主角,借助互聯網工具,期待提升效率,讓產業升級。

TO B是一場漫長而煎熬的戰爭,從“用戶至上”到“客戶至上”,從“產品思維”到“服務至上”,從“分兵”到“合擊”,決定成敗的因素很多,信念必不可少。

更重要的是從“高頻、海量、剛需”的切入點去找到服務產業的結合點,從提高效率的角度挖掘產業服務機會,從降低的成本中獲得超額的盈利。

有了結合點,才能把真正的企業服務切入進產業,獲得客戶粘性,獲得客戶支持,獲得信息化的延伸。

如果這些都沒有,也可以燒錢,但互聯網巨頭和產業相比,仍然是很小的體量。

2C的邏輯在2B里面很難復制。

被倒逼出來的產業互聯網

摸著石頭過河,“很多東西是倒逼的”,產業互聯網應該扮演的是以下三種角色:

第一,連接器,為各行業的數字化提供連接。

消費互聯網以人為中心,連接人與人、人與物,人與服務。

產業互聯網以企業間連接為重點,將連接拓展到機器設備、物資材料等,可以分為原料、商品的流通連接和企業級服務及金融資源的連接分配。

而這一切連接,都以信息化、數字化的打通為基礎設施前提。

產業中現狀,大型企業的ERP/CRM等具有較強的信息化外延能力,但企業間的連接仍比較薄弱;與2C的移動互聯網相比,而大量的中小企業信息化仍然非常原始,有大量值得提升的空間。

產業互聯網正是通過SaaS等企業間信息化的建設并且打通企業間信息化的連通,建立的是網狀數字化基礎設施。

另一方面,產業人的連接也很重要,但常容易被忽視。

第二,工具箱,為各行業數字化轉型提供工具和服務。

產業升級轉型,除了信息化的連通,更要對傳統產業的效率做乘法,成本做除法。

而“物云大智區”(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移動支付等各種技術工具與傳統企業的能力素質相結合、相配套,塑造出全新的數字競爭力,不斷提高數字化能力。

工具為產業流通服務,為業務開展服務,為客戶降本增效服務。目的是更佳的社會資源配置,更有效合理的產品生產,更通暢精準的商品流通。

產業很現實,不能提供幫助的工具和服務,即使號稱是個平臺,也不會有人來用;產業很現實,可以幫助用戶賺錢/省錢的工具和服務,即使收費,也有人會主動使用。

第三,生態共建者,各行業數字生態共同體。

產業互聯網不是做平臺,平臺就會牽涉到誰整合誰的問題,這一點在產業中尤其敏感。

產業和互聯網共建,是更合適的方式。生態共建的意思,既要有從互聯網角度服務產業提升,也要有從產業角度充分利用互聯網工具和思維模式,提升產業原生效率。

數字化進展趨勢不可阻擋,產業互聯網做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助手”。這個“助手”,是通過技術能力與連接能力,幫助各行業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后記

我去年聽過宋華教授的兩次演講,講的非常好,非常接地氣。希望產業互聯網的研究者和實踐者也能真正用同一個頻道的語言聊聊產業互聯網。

產業互聯網,大有可為。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